| 无障碍访问 | English

信息纵览

联系我们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

北京市丰台区角门北路10号

010-67563322

crrcweb@163.com

工作动态

献身中国残疾人康复事业的典范深切怀念我国著名康复医学专家缪鸿石同志(6月26日)

作者:陈亚伟 来源:公关部 发布时间:2001-06-26 浏览次数:
字号:
+-14
(陈亚伟 供稿) 在庄严肃穆的陵园***告别室,来自中国康复研究中心、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系统的干部职工以及来自大江南北的社会各界人士,从四面八方赶来,臂带黑纱,胸佩白花,眼含热泪,在这里沉痛悼念我国著名康复医学专家、中国康复研究中心高级技术顾问、中华医学会物理医学与康复学分会第三届主任委员、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副理事长缪鸿石同志。 为中国康复医学事业和残疾人康复事业呕心沥血、奋斗了一生的缪鸿石同志,积劳成疾,于2000年8月17日16时50分在北京不幸逝世,走完了他六十八年不平儿的一生。 唁电像雪片一样从海内外飞来,人们满怀敬仰之情深切缅怀敬爱的缪鸿石同志为中国康复医学事业和中国残疾人康复事业所作出的丰功伟绩,纷纷表示要化悲痛为力量,学习他对党、对人民的无限忠诚,学习他精益求精的严谨治学精神,学习他活到老、学到老的孜孜不倦的刻苦钻研精神,将专家未尽的事业进行到底。 1932 年12月,缪鸿石同志出生在广东省江门市一个富足的家庭。从小就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和良好的家庭教育,不到6岁就被送到学校识文读书,求知若渴的他先后在澳门、广东江门和广州读完小学和中学。 新中国的诞生,使具有远大抱负的缪鸿石欢欣鼓舞。1950 年7月,他怀着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宏图大志。以优异成绩考入山东济南齐鲁大学医学院医疗系,成为新中国***代大学生.在大学期间,他积极要求进步,光荣地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品学兼优的缪鸿石大学毕业后,先被组织上安排到北京友谊医院学习两年。然后于1957年9月,被正式分配到北京小汤山医院,开始从事康复医学工作。从此,他在那里兢兢业业地整整工作了28年。先后在物理治疗科担任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小汤山医院副院长。 缪鸿石同志勤奋好学,刻苦钻研,治学严谨,笔耕不辍,取得了一系列骄人的业绩。1978年,他参与主编的150万字的巨著——《理疗学》荣膺全国科学大会奖。在北京小汤山医院工作的20多年间,他多次获得***、卫生部、北京市科研成果奖,被评为北京市卫生科技先进个人和北京市科学技术先进工作者。在此期间,缪鸿石同志还被选为中华医学会物理医学与康复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成为该学科的全国学术带头人之一. 在残酷的十年动乱期间,他受到了错误的批判和不公正的待遇,但他对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始终不动摇。他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路线、方针、政策,拥护改革开放,在政治上严格要求自己。1983年9月,他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数十年来梦寐以求的夙愿。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暖了祖国大地,推动着中国残疾人康复事业蓬蓬勃勃地向前发展。1985年5月,在邓朴方同志的诚恳邀请下,缪鸿石同志调入当时正在筹建中的中国肢体伤残康复研究中心担任代主任。1986年6月担任更名后的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副主任。他以饱满的热情、丰富的康复专业知识,全身心地投入到开创中的中国残疾人康复事业。参与领导了我国这座现代化康复医学基地的全部筹建工作:制订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建设规划,确定康复中心的宗旨、体制、运行模式、机构设置,组建康复业务科室,选派高、中、初级专业技术人员到加拿大、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进修,与中日友好医院卫生学校合作,专门开办了康复护士班和作业疗法与运动疗法班,利用日本援助项目引进专业技术指导人员和电教器材,举办了全国***届康复医师进修培训班。他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为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创建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从1989年以后,缪鸿石同志一直担任中国康复研究中心高级技术顾问。他集中全部精力,全心全意地进行中国现代康复医学的理论与实践的基础性建设。 他密切关注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及时总结中国康复研究中心与国内同行的实践经验和研究成果,做了大量创造性、奠基性的工作。他积极著书立说,倡导并编写了残疾人家庭康复丛书,主编或合作主编了《中国康复医学》、《康复医学》、《中国康复医学诊疗规范》、《脑卒中的康复评定与治疗》、《中国康复医学理论与实践》等著作,其中《中国康复医学》荣获1990年中国***图书奖。几十年来,缪鸿石同志呕心沥血,先后撰写康复学术著作220余万字,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翻译各种俄、英、德文献20余万字、80余篇。全部公开发表的论著和译著总计多达1000万字以上。缪鸿石同志十分重视康复医学人才的培养,对中青年业务人员言传身教、循循善诱,严格要求,一丝不苟,为康复人才的成长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为康复中心和全国培养了大量康复医学技术骨干。 为提高我国和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的学术水平,缪鸿石同志积极创办康复医学刊物。在他的辛勤努力下,《中国康复研究中心院刊》于1991年创刊,他担任副主编。1995年,《中国康复研究中心院刊》晋升为***正式学术刊物——《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后,他亲自担任主编。在办刊过程中,他对杂志的学术水平要求极其严格,团结众多专家,建立了编委会审定稿制度,对每期杂志一丝不苟地进行核红。他亲自撰写的《中枢神经损伤后功能恢复的理论》,在刊物上连载以后,康复学术界一致认为“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平”,从而引起了康复医学界“中枢神经系统康复”的讨论热潮。 在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缪鸿石同志积极发挥高级技术顾问的作用。他是国家“九五”医学科技攻关项目——《急性脑卒中早期康复治疗的研究》的主要组织者和学术带头人。他协助学术委员会审时度势地研讨选定了“立足北京,面向全国,走向世界,争创一流”的科研和工作项目;领导着康复中心卫生和科研两个系列的高级评审委员会的工作,完成了博爱医院康复评定科的技术培训工作等。 缪鸿石同志德高望重,近十年来,先后被推举担纲中华医学会物理医学与康复医学分会第二届全国主任委员、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副理事长、《中华理疗杂志》副主编、《中华物理医学与康复杂志》副主编和《中国康复》杂志名誉主编,并连续担任北京市第五、六、七、八届政协委员.其在任期间,进行了大量卓有成效、令人瞩目的工作。1992年荣获政府特殊津贴。 缪鸿石同志的一生是为中国康复医学事业和残疾人康复事业无私奉献的一生。他几十年如一日,潜心研究康复医学的理论与实践,为中国康复医学事业和中国残疾人康复事业的发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支撑作用,做出了奠基性的重大贡献。 他认真学习并善于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分析解决问题,在各项政治活动中,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保持共产党员的本色,处处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他一生襟怀坦荡,作风正派,不论身居何职,从不搞特殊化,从不搞权钱交易,廉洁自律。他不吃请,不收礼,不嗜烟酒,生活筒朴、,办事守时,有口皆碑。至今,曾经在缪鸿石身边工作的同志回忆起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往事,仍感慨不已。 缪鸿石同志虽然身居高位,但衣着一向十分朴素,从不追求奢华。一件衣服往往穿用多少年,可都是干干净净、平平整整,仪表总是精神抖擞。凡与他相识的人,无不肃然起敬。 缪鸿石同志年事渐高,但在担任高级技术顾问期间,每天都与职工一样坚持按时上下班,风雨无阻。他与其他几位领导和专家合用一辆班车上下班。十分守时,从未因自己的原因迟到,而让其它领导和专家等候过。每天下班,都会看到他手中提着两个装满各种文献资料和手稿的大书包,每天夜晚,都会挑灯秉烛继续白天做不完的工作。 缪肇鸿石同志的家离单位较远,每天像普通职工一样,在大食堂吃饭。为节省打饭排队时间,他养成了晚去的习惯,餐盆中剩有什么就吃什么,从不挑剔。 他从65岁高龄开始接触电脑,从此,他夜以继日地刻苦钻研电脑知识,甚至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以至他在较短的时间里,就令人难以置信地十分熟练地掌握了计算机中外文快速输入法、WPS文字处理系统、WINDOWS98 、WORD等计算机基本操作技能,使他在著书立说方面如虎添翼。令许多年轻同志刮目相看,自愧不如。在他担任***刊物《中国康复医学理论与实践》主编期间,他的严格治学的作风,是有目共睹的。每期定稿会,他无论多忙多累都要亲自主持。对编辑和编委提议的每一篇论文严格把关,往往提出很多独到的见解,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他的学术方向往往很准,选题常常在国内康复学术界引起很大反响。其知识的渊博、治学的严谨,令在场的每一位同志心悦折服。缪鸿石同志对每期杂志都要亲自终审,从不让他人代劳。既使他的工作十分繁忙,既使他开会出差在外,他都会一篇篇仔细审阅,指出纰缪。对编辑的责任,他会毫不客气地提出尖锐的批评,力求完美无瑕。以至于编辑部的同志,在编辑出每篇论文后呈交他审阅之前,往往都像要接受一场考试一般,心中忐忑不安。谈到缪鸿石同志审稿严格的程度,同志们常常调侃说“近乎‘中华’版”。他又是一位循循善诱慈祥的长者,对其身边的每一位同志在业务上悉心指教,不厌其烦。在人类迈入新千年的***个元旦到来的时刻,他精心为编辑部每一位同志设计的电子贺卡,使大家心中入沐春风。 长期的超负荷工作,使缪鸿石同志积劳成积,身体十分衰弱。为照顾他的身体,2000年2月,组织上同意他辞去《中国康复医学理论与实践》杂志的主编职务。就在当月他主持的***后一次编委会上,他不无探情地说:“在我出任主编的六年里,一共编辑了六卷19期期刊,在科学治学的道路上,艰难探索,如履薄冰,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实感欣慰。现在自己多病体衰,暂且告退,以便让年富力强的同志走向领导岗位,把杂志办得更好。但我会一如继往,继续关心、支持咱们这本用心血培育的学术刊物。待我身体好一些的时候,我会继续为她服务,为她撰稿。”未想,此一番话,竟成永别。 缪鸿石同志长时间带病坚持工作,就在他逝世的8月17日当天,还在孜孜不倦地为残疾人康复事业辛劳,著书立说,他倒在了他无限挚爱的工作岗位上. 噩耗传来,人皆含悲。他的逝世,是中国残疾人事业的重大损失,是中国现代康复医学事业的重大损失。中国现代康复医学界失去了一位学识渊博的杰出专家,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良师益友,每一位熟悉他的人或聆听过他的教诲、拜读过他著作的人都深感悲痛和惋惜。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国人民协商会议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残联主席邓朴方、中国残联理事长郭建模闻讯后十分悲痛,先后到缪鸿石同志家中看望其夫人陈坤女士,向她表达了深深的哀悼和怀念之情。 缪鸿石同志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全心全意投身于中国康复事业的人,他的崇高情操和严谨的治学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励精图治,开拓进取,继续推动中国康复医学事业不断向前发展,努力实现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立足北京,面向全国,走向世界,争创一流”宏伟蓝图,以告慰缪鸿石同志的在天之灵。 缪鸿石同志的精神万古流芳!
相关科室| 相关医生| 相关文章| 相关咨询| 相关视频| 相关疾病

相关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