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障碍访问 | English

党建党务

联系我们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

北京市丰台区角门北路10号

010-67563322

crrcweb@163.com

党建动态

坚持的理由

作者:陈阿静 来源:病理科 发布时间:2013-04-27 浏览次数:
字号:
+-14
    最近看了小说兼杂文《只有医生知道》,该书是由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医师张羽撰写的,其中有一个细节让我深受触动,描写的是一个资深老医生——许老太被患者家属打折锁骨,“瘦小的身躯窝在宽大的白色病床上,像一片树叶,又像风雨中的独木舟”,当作者心疼的说宁愿被打的是自己时,许老太说:“打了我,就打了,要是打了你,即使不骨折,你的心也会淌血,你可能就不干了。我们老了,很快干不动了,你们小的又都不干了,那些孕妇怎么办?”
    读到这里,我感到深深的悲凉。许老太是作者笔下中国妇产科鼻祖林巧稚的亲传大弟子,据说是现实中林巧稚的关门大弟子许杭教授,她终生未嫁,把整个生命都奉献给了医学事业,认真、严谨、精益求精,就是这样一位四十余年如一日,始终把患者放在首要地位,为妇产科事业鞠躬尽瘁的学界泰斗,在已步入暮年、本该安享清福的时候身心却受到如此摧残。莎士比亚说,女人的名字是弱者。可是在医疗行业也有一句话,“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野兽使。”无论有着怎样弱小身体的女性,一旦进入医疗这个行业,身心都得经受超负荷的考验。所以伤害附加在女医者的身上时,这种悲凉就更深、更浓。怎一个“惨”字了得?
    医者也是肉体凡胎,不是传说中的天使,面对疾病尤其是疑难杂症常常会束手无策,医者只是在现有的医疗条件下,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来达到目前医学能够解除的病痛,不是包治百病,也从来不是万无一失。医者走上医治病人这条路是何等艰辛:考大学是千军万马独木桥,千辛万苦跨过去了,却依然不轻松,不单要比别的专业多读一年,而且浩瀚的医学知识常常压的医学生喘不过气来。为了更快的掌握医学基本技能,还要攻读硕士乃至博士,一路的拼杀,年复一年的苦读与苦练,换来的竟是如此不受人尊重,动辄受伤甚至赔上性命吗?难道这是医生的宿命?
    我不是宿命论者,也坚信这不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常态。医者是生命的呵护者和照顾者,在一个医患关系正常的社会里,医者没有不受到尊重的道理。
    许老太的话发人深省,医学人才的流失已经不是个别现象,医学本科生、硕士及博士生当中一毕业就出国的不在少数,最高学府更甚;成为专家而移民的也大有人在;还有那些中途转行的。试想,医生可以歇业,也可以转行,但是谁能够保证自己一辈子不做病人呢?不管你现在多么健康,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规律,如果当我们生病的时候却没有人做医生了,我们该怎么办?
    被患者理解,对于医者是莫大的幸福;即便没有理解,医疗群体的大多数还在坚持,还在医治着没完没了的病人,没有因为同胞被杀、被打就停下来。虽然满眼是泪水、心仍在滴血,但面对病人仍然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与不满,常常还要面带微笑。书中的“我”也为这样的困境所困扰,迷茫,也曾借许老太的放弃、琳琳的出走道出了自己的心灵深处的彷徨。
    但我窃以为她已经找到了坚持的理由。首先,对本职工作的热爱,这是最基本的原因;其次,是谋生的手段,毕竟付出了那么多,在医学分支越来越细化的今天,本来已经在自己狭小的领域里开创出一片天地,徒然放弃实在不甘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做事方式的改变所带来的幸福感,不只为工作而活,也应为生活而活,为爱而活。节假日,身为母亲的作者带着女儿去晒太阳,下班后,坚持写小说和科普文章。即使也会受伤,也会哭泣,但亲情、爱情和友情,这所有的爱和温暖给了作者最有力的支撑,让作者的心逐渐强大起来。一个感受到爱的人才懂得怎样去传播爱,沟通是传递爱的桥梁,没有沟通就没有理解,也就建立不起信任。作者坚持写作,和读者进行深度对话,深度剖析病例,细细分解医理,缓缓揭开疾病的面纱,还原疾病本来的面目,在最无奈与无助的时候,也作声嘶力竭的呐喊。凡此种种不过是在改善医患关系的道路上所做的微乎其微的努力,但已然像在黑暗的夜里点燃了一盏灯,灯光虽然微弱,却给整个黑夜带来了希望。这样的灯多一盏,黑暗就会淡化一分。
    推进医患关系的改善,功在当下、利在千秋。为了子孙后代的健康和幸福起见,以鲁迅先生的名言——“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共勉。
 
相关科室| 相关医生| 相关文章| 相关咨询| 相关视频| 相关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