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障碍访问 | English

信息纵览

联系我们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

北京市丰台区角门北路10号

010-67563322

crrcweb@163.com

工作动态

【随笔故事】 守护生命 继续前行

作者:ICU 翟文慧 发布时间:2017-01-25 浏览次数:
字号:
+-14

        重症医学科,又叫监护室,英文缩写为ICU。在普通人眼里,这里就是鬼门关,生死只在一瞬间。这里的各种机器冰冷而又繁杂,监护仪上跳动着随时在变化的数字,医务人员总是脚步匆匆,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高深莫测。病床上躺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却又努力想活下来的患者,无论他之前有着怎样的社会角色,现在都只能安静地躺在床上,或神志清楚或意识丧失。这就是我第一次来到监护室时的感觉。这里既安静又嘈杂,既温暖又冰冷。当初选择来监护室是因为这里是离死神最近的地方,在这里才能最大程度体现医务人员的价值。抱着治病救人的心愿,我来到了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重症医学科。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是我国唯一一家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在康复医学领域,这里建院最早,国内规模最大,康复模式先进,康复手段齐全。我们曾笑称这里与其他医院最大的区别就是到处可见的轮椅,以及各年龄段还在蹒跚学步的患者。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里的重症医学科也与其他医院有了些许差别。在这里医务人员在保证患者生命的同时更关注患者愈后生存质量。

        我一直认为脊髓损伤,特别是高位的脊髓损伤患者,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之一。患者神志清楚,但损伤平面以下的运动及感觉障碍,每天只能躺在床上“任人摆布”。ICU曾收治过一位38岁的男性患者,因为车祸造成了颈3完全性脊髓损伤,本来应该是家里顶梁柱的他躺在床上,仅能做耸肩动作,肩膀以下完全没感觉也不能活动,甚至连自己呼吸都做不到,需要让呼吸机来帮助。他躺在床上,只能看见头上的天花板,日复一日。有一次我从患者的身边路过,看见患者表情奇怪,我很好奇,走近一看,原来有一只小飞虫在患者的脸上爬来爬去,虽然很痒,却无能为力,所以只能“挤眉弄眼”地试图赶走小飞虫。我抬手把小虫赶走,患者连声说谢谢,说这个小虫在脸上爬来爬去半天,他想尽办法却也赶不走。这虽然是件小事,却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像抬手赶走小飞虫这样我们从未注意过的小事对于他来说却是此生永远不可能翻越的鸿沟。

        患者曾和我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离开床,再看一眼外面的世界。作为责任护士,我们是并肩战斗的战友,他的愿望则是我奋斗的目标。患者对自己也下了狠劲,配合我们的治疗、训练。每日间断脱机训练、从逐渐抬高床头,改善体位性低血压到后来站床。患者逐渐进步,一年后患者终于可以离开床,做到轮椅上了。话虽简单,但患者和医务人员付出的努力却是常人难以想象:为了帮助患者排痰,每两个小时一次的翻身拍背是从不间断的;患者肺部感染加重时,每日两次的支气管镜吸痰治疗;为防止肢体挛缩关节僵硬而进行的良肢位摆放;每日两次的床旁康复训练等等。

        因为我们的这些努力,患者摘掉了呼吸机,坐上了轮椅,可以离开病床,看看外面的世界。当努力得到回报,看到患者离开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我们不仅挽救了他的生命,而且提高了他的生活质量。只能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和可以坐着轮椅看看外面的世界,对患者来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我当年的选择没有错,虽然监护室工作紧张繁重,但我们的拯救的不只是一个患者,而是一个家庭,甚至是几个家庭,这种成就感是一般人不能够体会的。

        随着医学的逐渐发展,我们的康复事业也在进步,许多新的理念、方法也逐渐应用在临床。对于重症患者的肺康复就是我们ICU开展的新项目,通过患者的自主及被动活动增强并改善患者的呼吸功能,从而缩短住院时间。为患者做好宣教,使患者了解锻炼方法,出院后也能在家继续。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老爷爷,慢性阻塞性肺气肿20年,晚上在家也会用无创呼吸机,否则就会憋的没法睡觉。这次老爷爷是因为感冒造成了肺部感染,无创呼吸机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了,患者入科室已经昏迷,经皮血氧饱和度只有80%,颜面、甲床、口唇紫绀。经过一番抢救,患者留置了经口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呼吸,患者血氧饱和度逐渐升至正常,颜面、甲床、口唇也恢复红润,几个小时后患者的神志也逐渐转至清楚。由于嘴里留有经口气管插管,患者不能进食,不能说话。俗话说的好,久病成医,老爷爷对自己的情况很了解,也十分配合治疗。由于不能说话,老爷爷有什么要求就会写下来,有一天在他本上写着,“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好喘气”。对于我们来说呼吸是正常而简单的,对于他却是奢求。为了帮助老人尽快脱机拔管,除了常规治疗外,我们每天为老人进行三次被动活动,体力恢复后,我们会让他进行主动训练。10天后,老爷爷成功脱机拔管,拔管后老爷爷坚持每天按照我们的方法进行床上锻炼,在第15天老爷爷出院回家了。出院前我们又根据老爷爷的情况为他定制以一套适合他的家庭康复计划。出院后一周老爷爷的女儿送来了锦旗和感谢信,她告诉我们,由于慢性阻塞性肺气肿,老爷爷成了医院的常客,可是这次住院不仅住院时间短,患者恢复快,而且还制定、学习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家庭康复计划。老爷爷在家每天都会谨遵医嘱完成锻炼,康复效果也已经显现,现在老爷爷信心倍增,说是要将锻炼进行到底呢。

        时光荏苒,一转眼,我在监护室已经工作了10个年头,在这10年里,我感动过、委屈过、开心过、失望过,每天看着别人的人生,继续自己的执着,不求尽善尽美,但求无愧于心。我们要做的不仅是要挽救患者的生命,更是要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我们不仅要让患者在院内得到一流的救治,更要为他们做好宣教,回归家庭后能继续康复治疗。我们深知,未来的路还很长,可我们为了患者,会继续努力,勇往前行,做得更好! 

相关科室| 相关医生| 相关文章| 相关咨询| 相关视频| 相关疾病

相关疾病